忆亡儿子,武士与野兽

时间:2019-11-04 22:45来源: 情感专区
电话鸣铃夜半更,                             武士与野兽 父亲哽咽泪泉横。                                                文/朱成龙 如悲如诉朝天怨, 战国时期,楚国,

电话鸣铃夜半更,

                            武士与野兽

父亲哽咽泪泉横。

                                               文/朱成龙

如悲如诉朝天怨,

  战国时期,楚国,两大武士家族赤焰与暗丧,明争暗斗已久。

侄子归西天欲崩。

  一个阴暗无光乌云密布的深夜,暗丧家族出动全部精锐武士二万五千人悄悄围住数十平方公里的赤馅武士家族府邸,同时向其府内投扔数万枚软骨毒烟筒。

千里还家赴葬丧,

  想那暗丧家族武士精锐早已服下解药――一种造型古怪的叶子,所以毒烟对他们丝豪无损,待得熟睡中的众多赤焰家族武士被毒烟呛醒时,已然全身乏力,使不出半点功夫。

晨风瑟瑟泪成行。

  豪无还手之力的赤焰家族武士摆脱不了任人宰割的命运,暗丧武士的屠刀如入无人之境,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个时辰,赤焰家族府邸血流成河毒烟弥漫。

青烟几缕愁肠断,

  暗丧武士们临走前接连放了几场大火,赤焰府邸带着赤焰武士们的尸体和满地的鲜血,在两个时辰后化为一场灰烬。

碧空浮云白发苍。

  后半夜,赤焰一等武士赤天横从寒潮中醒来,赤天横缓缓地睁开双眸,看着一个满是山林野兽的陌生世界,一头两米多长的粗壮蓝犼不停地摇着长而多毛的尾巴,潮湿而粗糙大长舌头不停地舔着赤天横身上的各处伤口。

浴室无窗密闭仓,

  说来也怪,横七竖八的伤口在蓝犼粗糙湿润大长舌头的轻舔下,赤天横已然没有痛觉,反倒觉得轻松舒服许多。

杂牌热水器初装,

  第二天一早,那头粗壮的蓝犼给赤天横叼来一只硕大的野兔。

呛鼻煤气依弥漫,

  赤天横成功钻木取火烤了野兔,大小各异小犼的见火堆,先是纷纷躲避,而后众犼又在那头蓝犼的带领下悄悄地靠近赤天横和那堆火。俨然,蓝犼就是整个山林犼部落的头领。

永利国际最新网址,救护车笛鸣号丧。

  赤天横扯下野兔的两条后腿扔向蓝犼,自己则小口的轻咬着一只烤前腿。

兄长家寒徒壁清,

  蓝犼好奇地抓着两只烤后腿,奇怪地左嗅右瞧,香气四溢的烤兔肉强烈池激起了蓝犼的食欲,蓝犼小心地咬了一口,还后一大口吞掉一整只烤后腿,接着,蓝犼将另一条烤后腿扔向身后的一众犼群,犼群高兴的挣抢着。

如今办事礼先行。

  而后,赤天横保存起火种,每天同犼群们一起折树枝猎取食物。

官司未打倾家产,

  每天,赤天横不厌其烦教一只只犼点火引柴烤食各种猎物。其他时间,蓝犼带着赤天横和众多犼一起翻山越岭野外生存猎取食物。

遭遇犲狼面目狰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赤天横的力量越来越大,奔跑速度越来越快,耐力也越来越好。开心的时候,蓝犼驼着强壮的赤天横一起奔跑转圈玩耍,伤心的时候,蓝犼默默坐着赤天横身边一动不动暗自神伤。

艰难世事少年肩,

  一天早晨,赤天横照例跟着蓝犼一起野外觅食捕猎,无意间的一个机会,赤天横尾随着蓝犼进了一个神奇的山洞。

早为寒家扛负担。

  山洞的洞口很小,蓝犼贴着石壁钻了进去,赤天横随后。

怜爱幼童尊长老,

  山洞里面的空间忽然间就大了起来,同时迎面闪来一阵忽闪忽闪的蓝光,越往里走,蓝光越强越耀眼。

乡村十里赞侄贤。

  在左突右拐了十八个弯道之后,蓝犼与赤天横找到蓝光的始发地,原来是一块三米长三米宽的巨形石砖,它不断地发出耀人眼球的阵阵蓝光,赤天横慌忙移开眼睛看向他处。

一生坎坷多遭难,

  蓝犼伸出尖大的脑袋不停地朝地上巨形石砖拱去,片刻功夫,巨形石砖被蓝犼移开,这时,所有蓝光消失汇向头顶的石壁。

车祸横来险丧生。

  赤天横慢慢地看向地表露出的一个长三米宽三米深一米的正方形石洞,石洞的正中间摆放着一个长一米宽一米厚三十厘米的锦盒。

四载光阴匆掠过,

  赤天横小心的解开系在锦盒上的指粗丝稠,紧跟着,缓缓翻开锦盒,映入眼帘的是一本兵法古书,书正中央霍然写着几个粗大的毛笔字“百战兵法”。

今朝意外目难睁。

  赤天横喜出忘外,仔细地一页页看着各章兵法战例。

按《中华新韵》

  一个时辰后,蓝犼驼着赤天横回到了犼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而后每天蓝犼在赤天横的指挥下领导着犼群转变着一个又一个阵法。

  数月后,赤天横觉得时机成熟,飞鸽传书暗丧家族,三日后双方约战,以报灭族之仇。

  三天后,暗丧率全部精锐武士二万五千人于枯骨山迎战赤天横与蓝犼领导的三万犼部落。

  暗丧武士只懂得猛打猛杀,奈何犼部落阵法多变,最后犼部落分批把暗丧武士围成一个个小圈,紧跟着是人与犼的血战,暗丧与赤焰的对决。

  两个时辰后,暗丧全部精锐武士被训练有素的犼部落全歼。

  赤天横一战成名,率领犼部落成立新赤焰武士家族。

编辑: 情感专区 本文来源:忆亡儿子,武士与野兽

关键词:

  • 上一篇:悼雅安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