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处暑途中翘首小寒,看不见的小象

时间:2019-10-13 05:23来源: 情感专区
一场倒春寒压抑了芳心一条小蛇,冻僵在苏醒的路上在惊蛰途中该开的花没开该响的音没响所幸,时间早已经柔软了大地和河流犁铧,正沿着季节风的方向流淌不知道,那一地种子,根

一场倒春寒压抑了芳心一条小蛇,冻僵在苏醒的路上在惊蛰途中该开的花没开该响的音没响所幸,时间早已经柔软了大地和河流犁铧,正沿着季节风的方向流淌不知道,那一地种子,根和枝桠能不能赶在祭扫之前复活清明,那诗意的清明不能没有酒不能没有花不能没有青绿徜徉

上一章 第四章 链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接下来这是有味道的一段。


看不见的大象(5)

  冬天相对来说还是很冷,农村家里都种棉花,好在冬天的时候给孩子套一身棉袄棉裤。那个年代的妇女都必学的一项技能就是缝纫。手工的毕竟还是手工,做出来的开档棉裤有时候很紧,穿起来是很麻烦的。过冬的每天早上小何清明都例行都妈妈拉起来,穿棉裤。棉裤除了是开档的,还是带着背带的,这样胸前和后背也被一呱嗒棉花护住,很暖和。妈妈先把裤管拉直,小河清明的腿塞进去,腿上还穿着秋裤,更不好塞了,塞进去之后秋裤被棉裤撸了上去,那种感觉很难受,所以最重要的一个程序就是妈妈使劲再给孩子把秋裤拽出来。这样忙活一会儿第一个裤管才伸上,再花同样的时间用同样的程序把另一条腿也塞进去。

  小河清明很不喜欢穿棉裤,一是穿起来太费劲,尤其是秋裤被撸上去的感觉,弄的小腿肚子那里很难受,他很不喜欢。还一个就是穿上之后活动受限制,还没有变形金刚灵活,就跟铁甲小宝似的,走路像个鸭子,要不是开档的,连蹲都蹲不下去。妈妈从来不会允许孩子不穿棉裤,不穿会很冷啊!又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乖乖合作。

  冬天最温暖的地方是家里厨房后的火炕。严重的时候能让人热的受不了。冬天过年农村每家都会蒸很多很多的馒头和豆包,天冷的时候面不好发,发面的时候也是把和好的面盖好放在火炕上,能发的很好。蒸馒头的这天大锅一烧起来就是半天,铺了草席子和褥子之后保温效果很好,这个时候的炕是最热乎的。小何清明最喜欢和爷爷一块儿躺在床上玩了。小何清明很喜欢吃豆包,豆包馅儿无非就那几种材料,黄豆红豆红薯还有糖,邻居之间都很友好,蒸好之后都会互相送点,互相尝尝。小何清明最喜欢吃的就是妈妈调的馅儿,其他家的都没有妈妈做的好吃。

  何清明再长大一点儿就不给他穿开档的棉裤了。这样就产生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拉屎撒尿的时候脱下来很麻烦。有一次妈妈带着他出去串门,那邻居家何清明不是很熟悉,走到人家怎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动。这也是何清明和其他的小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别的孩子出了家门可野了,为了找好吃的好玩的恨不得把人家家翻一个遍。也归功于父母的教育,小何清明在家里很听话,走到外边别人家里更听话,生怕给人闯出什么祸来,在家里闯祸最多何天华打他一顿,在外面闯祸万一人家下次不让他进家门多不好啊!小何清明就是这么想的。

  在那邻居家里,妈妈和主人去了一个偏房,小何清明在人家堂屋里坐着,也不敢动,就这么老老实实坐着。因为他的老实,小何清明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就是“甲鱼头”,就是腼腆。正坐着,突然何清明肚子一阵翻腾,就像被电了一下似的,肚子里兴奋起来,“坏了,我想拉屎!”小何清明心里慌了,因为他没来过这个邻居家里,不知道厕所在哪里,也不知道妈妈在哪个屋里,没有妈妈他脱不下棉裤!虽然他很叫,嗓门很大,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人家家里他不敢了。他捂着肚子束手无策,屁大的小孩子能有什么办法!

  坚持了有一会儿,妈妈还没有过来。没有办法了,小何清明接着就做了他童年里做的最恶心的事情之一:他把屎全部都拉到了棉裤里,腚上,大腿上,感觉可热乎了,一股热乎乎的臭气也接着传了上来。

  这也成了伴随他很久的一个笑柄。

  关于这个棉裤的恶心的事情呢还有一些。穿的时候麻烦,脱的时候也麻烦啊,有几次他就试着拉屎的时候自己去脱,等到打完了才发现棉裤的后半部分全部都沾上了屎粑粑,而且摸的时候还摸到了手上。

  那个时候的小何清明不光撒尿玩泥巴,还总和屎面对面打交道。

  总之,那时候的小何清明很不喜欢穿棉裤。

  冬天最好的回忆,怎么可能少的了过年呢!

  对小何清明来说,过年就是吃好吃的,看好看的,玩好玩的。

  好吃的无非就是那几样,鸡,鱼,鲅鱼便宜,过年期间吃到烦的味道就是那鲅鱼的味道。好玩的也就属摔炮了,就是跟大人的大拇指似的那么粗的圆柱形的泥巴蛋子,一毛钱好几个,摔炮顾名思义就是一摔一砸他就响的炮,就跟,对就跟电视里演的包子雷一样,扔出去就响了,只不过这是泥巴雷,威力还那么小。摔的时候也是有技巧的,必须得是圆柱的底面砸到才响。这些玩意儿当然都是爸爸领他买的,虽然小何清明经常不长眼惹爸爸生气,但是何天华首先是个父亲,再者也是男人,知道小男孩子喜欢玩什么,别的买不了,几个泥巴蛋子还买不了吗。

  为了逗孩子开心,何天华经常买的除了响的炮,还有好看的花。他们那边的人都叫呲花,也叫花墩子。和那种往天上飞的礼花弹不一样。何清明他爹每年都会买两个大花墩。买的时候都会骑着车子带上小何清明,到了城里的某个地点之后何天华就神秘兮兮地对小何清明说:“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只见何天华在路边和一个人神秘兮兮地谈话,过不了一会儿那人就拿出来两个呲花墩,一大一小,小的跟羽毛球筒似得那么粗,只不过比球筒短。大的比小的大很多,要不然怎么叫花墩。

  每年的保留节目就是看呲花了。花墩点着之后烟花就像火山喷发一样喷薄而出,而且势头越来越大,发出就像电视里演的火箭升空时候的声音,或者是你手攥成拳头拿嘴使劲对着手吹气发出的声音,反正差不对就是这样。那烟花的壮观之处很难描述,火树银花描述的想必就是这种情景吧,那烟花就像火树一样拔地而起,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内枝繁叶茂满树开花,无数星星点点的花朵像雨点子一样升上天空又因为重力落到地上,有的会在地上弹好几下才会熄灭。烟火的颜色就像打铁的敲打铁器打出来的火花。大的能持续十几分钟吧,每次小何清明都恋恋不舍。甚至从一开始点着,他就开始担忧:等他灭了可就看不着了。在各种短暂的美好情景中,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每次都会在他心底里出现。

  后来很多年后这东西再也买不着了,绝迹了,小何清明才知道,这东西都是人家土制的,国家是不允许制造的。

  这几乎是过年的时候最欢乐最欢乐的记忆了。

  除了摔炮,何清明还喜欢玩擦炮,就是那种很细的黑色的红头的比铅笔还要细的擦炮,把红头在盒子上的砂纸上一划,就呲呲地着了,大概要过六七秒才会想,这东西是纸压成的,虽然小但是相当响,冲击力还很大。他最喜欢的是下雪之后把擦炮插到雪上面到处去炸雪。其他小孩子还炸过粪坑,农村都是旱厕,粪坑有的挖得很大很深,点了之后往粪坑里就是一扔稍有不慎就被崩身上。小何清明不喜欢这么恶心的活动,见过之后再也不想去尝试往粪坑里扔,因为他怕屎粑粑找上身。

  小何清明第一次领略这种小擦炮的威力是一次他冒着胆子把点着的炮扔到了家里的一个水桶里,一声闷响之后那个桶直接被炸出一个大洞,那个时候他可能还没学会说谎,笑嘻嘻地告诉妈妈:“妈妈那个桶让我弄坏了。”后果是被妈妈扭了好几下。

  还有那种小“火箭”,一个火箭头粘在一根很细很细的竹签子上面,一点就吱的一声飞上天。后来还有那种升级版的钻天鼠,没有竹签子,一大把火箭头粘在一块,是个四方型的,点着之后吱吱吱吱的一个个钻上天,声音很刺耳很难受,不好玩,但是看着那一个个火箭钻上天,还是很带劲儿的。

  还有就是那种一点着就噼里啪啦响的跟绳子一样的滴滴筋儿,何清明他们是这么叫的,还有就是各种呲花的小玩意儿。这些都是他爹给他买过的。

  鞭炮就不必多说了,是家家户户必备的,鞭炮齐鸣肯定就是说的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放鞭炮的情景。鞭炮的引信很急,着了之后还那么响,味道还很呛人,小何清明不敢自己去放。

 

下一章 第六章 链接

 


今天推荐的歌曲是朴树的《好好的》演唱会版本,与录音室版不同,演唱会版感觉更有活力,更符合这首歌向上的感觉。那年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外面实习的时候,那天刚刚发新歌,我记得很清楚,和许巍的《灿烂》是同一天发出的。第一次那个听并没有让我很惊艳,感觉并不是我喜欢的样子。后来看了mv后感觉这歌越来越好听,再后来看了演唱会的视频,觉得这首歌真的牛逼。

 

编辑: 情感专区 本文来源:在处暑途中翘首小寒,看不见的小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