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的血

时间:2019-09-25 18:24来源: 情感专区
是泪比血更灼炽当情愫是一团浓烈的火焰泪和血是同一种液体从头流到脚从生流到死一滴一段柔肠一滴一瓣生命的花絮把心流成一股静静涌动的潜流把眸流成一条轻轻流淌的泉溪不要说

是泪比血更灼炽当情愫是一团浓烈的火焰泪和血是同一种液体从头流到脚从生流到死一滴 一段柔肠一滴 一瓣生命的花絮把心流成一股静静涌动的潜流把眸流成一条轻轻流淌的泉溪不要说有太多的愁情不要说有太多的忧绪期盼那一缕玫瑰色的晨曦命运 铸就了一段滚烫的相思*涩果原以为花朵绽放的必然是一片壮美命运却注定失落最后一缕金辉原以为纯真酿制的必然是一团甜蜜生命却注定包藏一汪苦涩的汁水孤伶伶地站在枝头望着败蝶一样纷纷飘落的叶子面对秋风的阵阵轻寒拒绝把那扇绿色的心扉关闭有鸟的欲望却不能高飞有石的沉闷又不忍下坠只有苦汁苦液在躯体里鸣响荡时是血凝时是泪

春天好温暖好温暖的呀,想来,夏里会不会也是温暖里只带清凉呢?那秋里呢也不会只有处景也伤心了吧?怎就忽觉心好疼好疼的呀,疼的面无色,血苍白呢?—题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月色醉人里想要屏住呼吸,好想要用尽浑身气力大声的汉你说:月柔泪落,请别接啊,别让这泪里的只字片语伤到你

月光射水

柔笔画谁

泪困气息

落语心依

闭上流着泪的双眼,绕那浅淡微笑在夜里,请别关灯好吗?怕,好怕啊。一个人就算已是春里而城里的空气依然冷而薄,残忍中的安分一点点的延伸,不能忘记心中呼唤的那远里只望的方向。回忆取暖,搬空冰冷的伤,不得不换掉会失去中的那些怎么办,习惯的只蜷在属于的蓝色晚安里昏眠。一个人的雨;一个人的伤;一个人哭;一个人思,一个人撕:伤思念念伤,念撕丝丝深,深里撕思丝疼

疼里流着的那滴苍白的血是为了谁?

梦的尽头站着的是谁?

不要灯光里的亮啊

也还不要眩晕里的伤啊

偶像剧的情节里没有的啊

头晕目眩发抖的分分钟钟里该怎么度过啊

请不要摘下那朵朵的蓝啊

当那蓝凋枯时轻轻的忍痛踩入中,只愿枕泪眠蓝里死去

静里撕

撕思成丝

丝捻成思

思血丝丝苍

惆怅是一种蓝色的波浪,也是划过心间的一缕风,剪不断这丝丝挂牵,请别说话也别讲话,这信任汉依赖就是真爱的最美拥抱,泛滥的泪就请别用心来装好吗?注定的角色永远也不会变了啊,完美的相处里充满了满意的角度,圆也有圆的好永远也找不到尽头的对吗?就算站在终点的人早已注定,而那心疼的血流掉最不爱的红啊。不管那些流着泪的歌词到底是在惩罚着谁?而这里纯净空气坦然着也清新,滋长在蓝色里的玫瑰落的泪也是一种庆典

泪雨血苍白下

浓浓爱里不察

搁浅段痛里的缘

天涯两端里翻转

手心眉间里情连

岁月里素颜苍血,一滴、滴、滴、滴

等一下就一下

让这截然不同的白独钟此生,好吗?

枯花落漫满殇,雨落雨淅为谁卸了装,春里拔弦琴音里伤。春里的风冷暖中交替着啊,也还忽大忽小的啊,心在颤,身在抖,双手握紧那杯暖暖的咖啡,一个人站在这季节,挂在左眼的那滴露珠啊,你这是要落下吗?那我伸出右手接住好吗?请稳稳的入我手心可以吗?紧紧握在手心似有一股暖暖流,入了心,融了血,清清凉,好享受这种感觉。难不,是如此依的你不?当右眼长脻毛上的那滴伤落下时,那左手请不要接好吗?也请不要紧紧握可以吗?那是灰色的伤蓝色的忧里晶筝冰弦的呼吸,很冷很冷的啊,冷的时刻里面无血色,青丝如雪,真不知那些情绪里的问题是来自那里的伤啊。也不知为何不喜欢红色,更不知为何不喜欢颜色里那些热情汉奔放。只感觉里这系不属于我,指尖那些困绑着蓝色的温柔里无法忍住的泪,就让其流吧,流啊,流走掉血里那滴红,流成血,流成雪,流无色

淡淡的浅浅的那白那净那丝柔啊,又是今夜该如何把泪藏好?落得里如此的不可能,爱里深,爱里醉,爱里疼,疼里痛,痛的这般有可能。爱:这爱,爱到血也无色,思也苍流。那鲜艳的刺刺破了指,血落筝,筝苍茫泪淹花,旋律一遍一遍又一遍,痴情里虐血流啊流,灰色里的泪,呼吸里的节奏如此幽深,深,深,深,深到稀薄里窒息。却不想要逃跑,也不想要止弦,难不竟如此喜欢这感觉不?

藏心里吧

拔弦千里对残月

心憔悴里伤了夜

闭上眼思念着谁?

静墨里的泪狠狠流

抽走掉了七分温暖里的泪

就算拥抱里温润的心也不能够

不知道,可不可以慢点,就慢一点

也不知道,能不能轻点,就轻一点

流的这季节啊

雨也伤风也寒

筝无色琴凄凉

层层的真心

冷冷的筝

流光无言

素丽苍颜谁惜怜?

星星会坠落,那浪漫烟火也会随风散尽。烂在心里的那旋律碎就碎醉就醉吧,当那些些系在纤指的伤感音符里忧伤散尽时,就让捕捉到的那些随风散去的哽咽的泪腺入蓝玫那深沉的灿烂里带着这滴苍白的血,逝去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编辑: 情感专区 本文来源:苍白的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