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天都峰

时间:2019-09-24 15:27来源: 情感专区
我曾想沐浴暴雨的洗礼却又怕湿了头发断续、哀伤的饮泣声飘入了丛林的呜咽渴望自由的旅人封锁、压抑在木屋的深处木屋外的丛林荆棘遍生、凶兽横走伴有猛禽的长鸣这是死神的眼睛

我曾想沐浴暴雨的洗礼却又怕湿了头发断续、哀伤的饮泣声飘入了丛林的呜咽渴望自由的旅人封锁、压抑在木屋的深处木屋外的丛林荆棘遍生、凶兽横走伴有猛禽的长鸣这是死神的眼睛深邃、冥茫丛林外是绿草如茵有着和颜的煦光、悦色的清风再没有禽兽迹影唯牛羊轻吐着舒适的叹息还有那骏马他仰天长嘶金色如绸缎般的绒毛肆意抖擞在风中可是啊,可是当梦境的石板也爬满青苔这一切仍是虚无朦胧的饮泣声又飘入了丛林的呜咽我曾想沐浴暴雨的洗礼却又怕湿了头发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天都峰

鲫鱼背

黄山

发表于 2002-01-21 13:46

游天都峰 在天都峰顶,我们经历了一场滂沱大雨的洗礼,全身都湿透了,连藏在里衣袋皮夹里的人民币也湿透了。整座天都峰成了雨的世界,陡峭的山路变成了滚滚的瀑布,像一匹白练从天上飘下来。 神仙都会的大雨,的确不同凡响。这大雨的洗礼,是天的洗礼,神的洗礼,大自然的洗礼,这仙水沫浴过的人,就有了点仙气。平时见到一滩积水,都要哇哇叫的姑娘,现在敢走向哗哗的瀑布了,平时连一个小山头都不能爬的人,现在正迈开稳健的步伐,走过“鲫鱼背”。 好啊,黄山的松树,你给我们送来了哗哗的涛声。 好啊,黄山的暴雨,你给我们奏起了雄伟的乐章。 好啊,黄山的云海,你给我们披上了幻想的轻纱。 好啊,黄山的怪石,你给我们带来了奇妙的神话。 我们从天都峰下来了。披着蓝色的雨衣,踩着滚滚的瀑布,从大雨滂沱的天际,从高耸入云的山颠,从惊险无比的鲫鱼背,从闪闪发光的“白练”上,像仙人般徐徐地飘下来。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银河”上那么多仙人,在河中游戏,在水里玩耍,倘若李白看到,不知又会写出多么惊人的诗篇来。 雨还在下,我们浑身稀湿,却感到从未有过的舒适。我们的身上淋着黄山的水,我们的脚下流着黄山的水,我们的脸上淌着黄山的水,我们的眉毛头发里藏着黄山的水,我们的每根毛细血管,每个细胞都饱含着黄山的水。嘴里含一口黄山的水,是冷的﹑热的﹑甜的﹑温馨的﹑甘美的。眼里看到黄山的景,是优美的﹑雄伟的﹑险峻的﹑神奇的。我在此山中,山在我心中;我在此水中,水在我心中。这山,这水,让我们真正陶醉了,我甚至有点相信自己已经成仙了。 然而,我们终于下凡了,回到山脚下。 从山脚往山上看,瀑布哗哗地泻下来,瀑布里,一个个“仙人”正自由自在地飘下来,飘下来。 多么想,多么想,再上一次天都,再做一次神仙,再经受一次仙水的洗礼。 也许,有一天,当我将要离开人世间的时候,我又会想起黄山的怪石,黄山的奇松,黄山的云海,想起这场神奇的滂沱大雨,那时,请让我含一口甘甜的清冽的黄山的水,悠悠扬扬地飘上巍峨的天都。

编辑: 情感专区 本文来源:游天都峰

关键词: